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翼傳說

僅以此文作為人妻saku醬的生日禮物
恭喜你,終於和我一樣歲數了 XD
讓我們一起奔走于NP的NC歲月吧

真實無,噓言有,溫情無,kuso有,劇情無,崩壞有,節操無,NP有

我不是故意要在新年里来雷大家滴~抱头
真人CP過敏者,慎入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即使身陷於血戰這樣集高趣味性,強刺激性於一身的競技活動中,在出牌的間隙中,撒庫拉.翼也不禁走神唏噓“這就是淫生啊,這就是命運啊。”他還是會小小的懷念,藍星的陽光、微風和雨露,以及他那滿屋的膠唱片碟。年少輕狂的歲月,再回首時,他只能在這浩瀚的時光洪流中,無垠的宇宙之旅裏,用星光證明他的純情了。

Chapter1.
撒庫拉.翼出生在風景優美民風淳樸的小山村,父母經營著一家米店。於是撒庫拉從小的愛好就是在白花花的大米堆中滾來滾去。他很喜歡隔壁那個叫木拉.肯的家夥,因為他總是陪他一起滾大米,還會用他軟軟的聲音,喊他撒库拉,而他總是叫他肯肯。他的理想是長大以後娶和大米一樣白嫩可愛的肯肯做他老婆。但是肯肯媽媽對他說,他們都是男孩子,是不能做夫妻的,只能做兄弟。於是可憐的撒庫拉只能哭著回家找媽媽。撒媽媽說,沒關係,後山里住了一位耽美BT大神SAMA,兒子,你帶著肯肯去找他吧,他會實現你們的願望滴。

於是撒庫拉和肯肯在撒媽媽的幫助下,避過村裡的眾人,前往了人跡罕至的後山尋找這位耽美BT大神SAMA的幫助。在歷盡千辛萬苦打倒N個小怪獸之後,他們終於見到了這位傳說中的大神。耽美BT大神SAMA頭也沒抬的說,你們的願望我知道,小case,左邊架子上第二格里那個色的罐子裡面有藥,服下就能男變女了,你們商量一下吧。撒庫拉和肯肯對望了一下,一邊驚詫於大神的無所不知,一邊對未知的藥物心存疑慮。

還是我來吧,如果有什麼不測,肯肯你一定要幸福啊。不忍心讓肯肯以身涉險的撒庫拉說出自己的決定。然後就在肯肯又是感動又是擔心的目光中吞下了藥片。然而傳說中的基因異變沒有發生,撒庫拉依舊還是那個帶著泥土氣息的清秀少年。

撒庫拉好勇敢哦,我要一輩子和撒庫拉在一起,嗚嗚嗚TT。
肯肯不要哭。
我沒哭。
你的心在哭。

誒,撒庫拉和肯肯突然看向對方,大吼,明明我們都沒有說話,怎麼會有聲音。

吃錯藥了。大神抬起頭的瞬間有道光在眼鏡鏡片上劃過,不好意思哈,人老了,記性不好,撒庫拉剛才吃下的是心有靈犀,我把顏色記錯了。

你這是製售假冒偽劣藥品罪,肯肯大怒,揮舞著小拳頭就要朝大神砸去。

大神一邊閃躲一邊說,唉呀,我又沒收你錢,你看現在你們小夫妻感情多好,對方想什麽都知道,沒有交流障礙。

誰是小夫妻,你才是小夫妻,你們全家都是小夫妻。於是連一邊的撒庫拉也怒了。

年輕人不要激動嘛,雖然你現在已經不能服下其他藥物了,但是我還是可以幫你們長相廝守。大神在暴力面前決定還是識時務比較好,於是慷慨告知,自己在遠方的大都市拓口有個朋友叫茉莉,撒庫拉和肯肯可以去那裡投靠他。

於是,這是私奔?撒庫拉挖著鼻孔問。

不然你們還要怎么樣?那個地方不問出身不管性別,只要你夠強,就可以出人頭地,當然也不會有人來破壞你們小兩口,考慮下吧。BT大神摸了摸已經泛青的嘴角。

撒庫拉,我們去吧,我想和你在一起。肯肯拉了拉撒庫拉的衣角。

看著肯肯滿是期盼的臉,一雙水汪汪的眸子閃著pikapika的光,撒庫拉不自覺的點了點頭,走吧,我們去拓口。

命運的齒輪終於轉動了,耽美BT大神目送星夜下相攜離去的一雙背影,低低的呢喃著。


Chapter2
拓口,擁有3313萬人口的迷幻都市。這裡物欲流,紙醉金迷,她不問你的來處,也不問你的去向,只要你夠強硬,便能得到她的垂青。

歌舞伎一條街是這個城市最暗的地方,暴力,色情,毒品充斥著這個街區,而支配這一切的,便是傳說中的帝王,耽美BT大神的好友——茉莉。撒庫拉和肯肯的工作就是幫茉莉放高利貸和追債。染髮,打架,喝酒成了家常便飯,沒學會抽煙這一項讓肯肯介意了很久,當年的質樸少年,在歲月的洗禮下,漸漸變成了身手矯捷的fashion青年。唯一不變的,是不管他們身在何處,他們都是心意相通的。

一個雷電交加的雨夜,撒庫拉一邊聽著古典樂,一邊整理自己的衣櫥。
這時候肯肯回來了,還拖了個昏迷不醒的男人。
誰?
不知道,門口撿到的。肯肯一邊擦頭髮一邊說。
讓你不要亂撿東西回來,家裡這么窄,我衣服都沒地方放了。
可是他好像狗狗哦,蹲在路邊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憐,放他在外面一定會被壞人欺負的。
撒庫拉扶著額頭,要知道在普通人眼裡,他們也是壞人的一群啊,可是面對肯肯的請求,他是無論如何也無法拒絕的。那他歸你管,明天你自己去給茉莉老大說。
見撒庫拉答應了,肯肯笑彎了眼睛,疊聲說好。

你叫什麽啊?從哪裡來啊?肯肯見那個已經昏迷一天一夜的新寵物醒了便開口問道。
我……我不知道,青年抱住自己的頭,我想不起來了。
肯肯見狀,伸出食指抬起青年的下吧,想不起來就別想了,以後跟著我,有肉吃,懂嗎?
青年似懂非懂的點點頭。

從此肯肯的身邊就跟著一個叫蘇驥.同的青年,這是從他隨身的身份證件上看到的名字。肯肯也讓茉莉老大去查過蘇驥的身份,可惜都毫無所獲,茉莉老大說,有可能是假的身份證,或者就是他有更大的後臺。

有後臺就有後臺吧,反正他和撒庫拉也沒有什麽可以讓別人覬覦的,肯肯喜歡蘇驥的善良忠誠,這讓他想起老家的那條叫旺財的狗狗。有個小跟班多好啊,你指東,他不會往西,你叫他上刀山,他不會下火海,你要吃pino了,他隨時隨地送到。撒庫拉會吃醋?開玩笑,他的衣櫥是蘇驥整理的,他那獨到的fashion鑒賞力只有蘇驥賞識,倆人好跟親兄弟似的,一起去喝酒,連衣服都穿同一件。

總之,在那次爆炸事故以前,肯肯以為,他們三人會這樣一輩子和諧下去。

外星系的恐怖分子在列車上安放了炸彈,在炸彈引爆的那一刻,是蘇驥勇敢的抱住他跳車才躲過一劫。命雖然保住了,可是強烈的衝擊造成了蘇驥頭痛的后遺癥。他會很長時間的45°角仰望天空,不說一句話。
肯肯偶爾會問他,他總是說,感覺天上有人叫他。
是天使嗎?
不知道,但是我總覺得自己是屬於天空的。

外星對藍星的侵略以光速進行著,茉莉老大在對他們進行迅速逃離的警告后,也卷起包袱,帶著油門消失了。

肯肯愁眉不展的問撒庫拉,我們怎么辦啊?

要不,跟我回老家吧,旁邊已經半個月沒說過話的蘇驥突然開口。

哈?

其實我兩個星期以前就恢復記憶了,我是3300萬光年以外的後宮星王子,來藍星尋找命定之人,不過降落的時候出了點問題,於是被木拉撿到。

王子耶,肯肯很是興奮的問道,那你有城堡嗎?

蘇驥一臉為難的樣子,沒有城堡,但是有宮殿可以嗎?

撒庫拉突然覺得好冷,肯肯敲著蘇驥的頭,這個笑話既不冷也不好笑。

那后宮星有PINO么?肯肯果然最關心自己的福利。

有一座山那么多,永遠吃不完。

紅豆泥?

紅豆泥還沒有,不過木拉喜歡的話,我叫人種30萬株紅豆,天天給你磨紅豆泥。蘇驥毫不遲疑的許諾。

笨死了,我是問你真的嗎?

真的,蘇驥撲閃著一雙小狗一樣誠懇的眼睛,木拉,從你把我撿回家的那一刻,我就喜歡上你了。

那……撒庫拉呢?肯肯面對pino的誘惑,依然記得他的戀人。

你們是我的一雙翅膀,有了你們,我才能遨遊于天際。

聽了蘇驥的文藝告白,肯肯和撒庫拉忍著胃里微微的酸意,打算先跟他逃離藍星再做打算。

而他們不知道,在遙遠的3300萬光年以外,有一個人看著銅鏡里的影像,笑著流出了眼淚。



Chapter3
后宮星在宇宙的邊緣,那裡國泰民安,遠離塵囂。身為第一祭師的捲捲.福并非后宮星人,他呆在這裡的唯一理由是,等一個人,一個和他的命運頗有淵源的傳說中的男人。

也許是水土不服的關係,肯肯從踏上后宮星土地的那一刻起就不太舒服,連他最愛的pino也不想吃了,抱著撒庫拉不放手,折騰的累了才終於倦極睡去。撒庫拉把肯肯放在床上,輕輕帶上房門,走到外間。

蘇驥去哪裡了?撒庫拉在大殿轉了一圈沒看到人,便逮了個侍女問道。
王子殿下去見王子妃了,估計還要去見過側妃他們才會回來。
王子妃?撒庫拉心裡一驚,臉色卻依然不動聲色的向侍女繼續打聽。

原來,蘇驥王子在這裡已經不僅有王妃拉卡.木,還有卡米.亞、D.阿諾、哇哇等多位側妃,並且還繼續在整個宇宙範圍內物色美人。

還好從來沒對他動心過,跟他來這裡也不過是一時的權宜之計,還是趕緊找機會帶著肯肯離開才是當務之急。撒庫拉一邊思索著一邊往肯肯的房間走去,沒有注意到有個人正迎面走來。

捲捲看著朝自己走來的人,也許是期待了太久,當這一刻真正來臨的時候,他突然覺得有些不真實。

他猛的捂住撒庫拉的嘴,拖到墻角,也不給撒庫拉反應的時間,就噼里啪啦的開始說,我是來救你們的。蘇驥他是騙你們的,現在情況緊急,我們必須帶上肯肯離開這裡,了解了嗎?

在捲捲鬆開手后,撒庫拉說,我并不認識你,你爲什麽要幫我們?

捲捲凄然一笑,表情說不出的寂寞,你果然都不記得了,這樣也好,就當做是我以前欠你的吧,我是來還債的。撒庫拉,我叫捲捲.福,以後請多指教。

撒庫拉心裡一抖,對面前的人生出一種莫名的熟悉感,仿佛很久以前見過。

當捲捲和撒庫拉房間的時候,正好看到提前回來的蘇驥打算對熟睡的肯肯出手。捲捲當機立斷使用魔法敲暈了蘇驥。在喚醒肯肯后,三人便直奔捲捲提前準備的MS而去。

老婆,你終於來了。等在機體旁邊的托尼.科看清向自己奔來的三人后,揮手喊道。

誰是你老婆。捲捲斷然否認。

我不介意做老婆的,嘻嘻,你承認我們是一家人就行了。

面對嬉皮笑臉的托尼,捲捲也沒轍。

快走吧,被人發現就麻煩了。這是撒庫拉,這是木拉。這是后宮星的侍衛長,托尼.科大人。進到機體里后,捲捲簡短的介紹了一下。

話音剛落,托尼就一個飛撲,鈴鈴醬,我終於又見到你了。

肯肯趕緊躲到撒庫拉身後,只探出一個腦袋,我不叫鈴鈴醬,我叫木拉.肯。你可以叫我木拉,肯肯只給撒庫拉一個人叫。

你不記得我了?你真的忘記我了?你忘記我們曾經一起在雪地里看星星看月亮,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,你還說,天地合乃敢與君絕,這些你都不記得了?托尼做出痛苦的西子捧心狀,還硬擠出了幾滴眼淚。

捲捲怒不可遏的敲打托尼的頭,他們已經記不到前世的事情了,你快給我進駕駛室去。

托尼面對自己暴怒的老婆(他自認的),委屈的說,我只是想敘一下舊嘛,而且,我不會開蘭斯洛特啊。

於是一瞬間,四個人面面相覷。

誰會開?

捲捲指著撒庫拉說,你去,蘭斯洛特是你前世的時候駕駛的,即使記憶沒了,身體還是熟悉的。而且,這是你的必須背負的使命。

於是,被趕鴨子上架的撒庫拉,在捲捲的技術指導下,駕著蘭斯洛特,和肯肯,托尼成功逃出后宮星。

此時的王子,站在大殿前的草坪上,45°的仰望天空,呢喃道,“我終於還是失去了你們。”兩行淚水劃過他優美的臉龐。




Epilogue

你到底和我有什麽關係,還有,我們現在去哪?設定到自動導航系統后,撒庫拉轉身問捲捲。

其實你前世是一個遊走于宇宙的正義的騎士,劫富濟貧,鏟奸除惡。我是你的師弟,由於我的一次操作失誤,你的靈魂掉落在了藍星。因為詛咒的關係我并不能前往藍星。師父推算,你會在30年後出現在后宮星,於是我一直在那裡等著迎接你。我們要先到月姬那裡去,我事先準備了一艘艦船。

那肯肯和托尼.科又是什麽關係?雖然信任戀人,可是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自來熟還是不太舒服。

肯肯是我的哥哥,托尼是我們的鄰居。從小和我們一起長大,肯肯是你前世的戀人。知道你的靈魂在藍星遺失后,執意拋棄身體追隨你而去。




肯肯,果然還是你對我最好……撒庫拉在心裡淚到。

那當然,你忘記了,我們不管到哪裡,都是心意相通的。




吶,吶,捲捲,這艘艦叫什麽名字?肯肯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,興奮的問道。

沒有名字,編號1300。捲捲面無表情的回答,對於這個哥哥,他還是有著不足為外人道的芥蒂。

托尼在一旁不甘寂寞的插嘴道,取個名字吧,叫買顆螺絲怎么樣?

爛透了。

好遜。

太長了。

全票否決,托尼可憐的躲去墻角數蘑。


就叫翼好了,撒庫拉的艦當然要跟著他姓。肯肯想了一下,說道。

當翼駛向了漫漫的星際之旅后,捲捲拿出一個盒子說,人生苦短,須及時行樂,大家不要辜負了這大好時光,來搓麻將吧。



從此,在這個宇宙里,遊走著這樣的四個騎士,他們會劫富濟貧,鏟奸除惡,所到之處,吸引fans無數。然而,從來沒人真正的見過他們,只知道他們每次都會留下一根潔白的羽毛作為message,關於他們的輝煌事跡,就這樣被人口口相傳,直到宇宙的盡頭。









コメント

■ No title

贝鲁酱,当然可以

■ No title

其奈酱,可以加你的链接吗?

■ No title

to貝魯:早知道寫1333好了,挖鼻

to saku:喜歡就好 XD

■ No title

非常好非常GJ!但是!!!!!!
纠正一下,拓口的人口正好是约1300万哦!1300万!
你不要随便乱改数字啊掀桌!

■ No title

啊啊我的一家亲!我圆满了!圆满了!KINA我爱你!XDDDD
我乐死啦~~~

■ No title

生日禮物大感謝!等等我慢慢看來!

コメントの投稿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トラックバック

http://elynzhao.blog107.fc2.com/tb.php/100-033b41ce

 BLOG TOP 

プロフィール

其奈

Author:其奈
恋声の腐女


女王:千葉進歩
兒子:鈴村健一
那誰:櫻井孝宏
保父:平川大輔


好きな漫画家
志水ゆき/中村春菊/深井結己

写者
晓渠/微笑的猫/夜羽/蓝淋






鈴村健一無節操溺愛會

カレンダー(月別)

04 ≪│2017/05│≫ 06
- 1 2 3 4 5 6
7 8 9 10 11 12 13
14 15 16 17 18 19 20
21 22 23 24 25 26 27
28 29 30 31 - - -

黒ねこ時計

すず風

kina's茶室

kina's顔文字

顔文字教室

kina's心語

風過留音

カテゴリー

月別アーカイブ

kina's友達

足印

kina's flag

free counters

来去匆匆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